家居百科

天道巫神第三百二十五章路见不平营养

2021-01-15 03:21:48 来源: 长春家居网

天道巫神 第三百二十五章 路见不平

冬瓜怎么说也是暗影部队中的佼佼者,伸手自然不凡。他见两名保镖向他冲来,心中毫不畏惧,肥胖的身子猛然间转出了一个不可思议地角度,堪堪躲过两人的攻击,接着他用很不雅的动作进行了还击。

只见冬瓜胳膊肘向其中一人撞去,屁股却撅向另一人。冬瓜的动作太快,完全超乎了一个胖子应有的敏捷,再加上他的动作又是常人不用的,因此两个保镖一下子全被他击中。

被胳膊肘捣中的那名保镖疼的捂着胸口蹲在地上,而另一名被冬瓜的屁股撞飞了,摔倒在地,看样子受的伤比第一名保镖还严重。

看着冬瓜干净利索的教训了两名保镖,周围的群众一阵叫好。

群情激奋,如果不是害怕荣长安的人,估计也要上去补两脚的。

太令人生气了,当街调戏美女,关键还是开着兰博基尼的富二代,群众自然看不顺眼。

荣长安见两名保镖居然打不过冬瓜,脸色一变说道:“兄弟是哪条道上的人?”

冬瓜道:“我没道,我自己走的道多了,就是我自己的道。”

荣长安一竖大拇指道:“高人,小弟确实做得不对,给你赔礼了。”说着他便要向冬瓜鞠躬。

冬瓜一愣,没想到这个荣长安居然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,一看打不过他,居然立马低头认错。

周围的群众嗤之以鼻,有的还低声道:“我寻思是哪来的富二代呢,原来是草包一个。”

陆仁轩心中猛然警觉,他看到荣长安手中似乎有东西,心中叫道,不好!

他二话没说,一个箭步挡在冬瓜身前,术法细胞波动,在身前竖起了一道透明的防护墙。

刚才他并没有看到荣长安攻击,只是感觉到一阵巫力波动,因此毫不犹豫地挡在冬瓜身前。他知道冬瓜身上虽然有本命符咒,但他自己并不能发动,碰到巫力攻击一样无法抵挡,肯定会受伤的。作为冬瓜的兄弟,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冬瓜受伤。

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透明的防护墙轻微波动了一下,将荣长安的攻击化为无形。

陆仁轩知道周围的群众并不了解巫术,因此才用透明的防护墙来阻挡,否则的话,他用红色的巫力来构筑防护墙,估计他早已被视为妖怪了。

荣长安“咦”了一声,对陆仁轩能够阻挡他的攻击感觉到疑惑,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,就看到一道身影迅速向他扑来,速度之快,比雄鹰俯冲还要迅猛。

他连忙后撤一步,准备躲开攻击,但他的脚步刚刚移动,那道身影仿佛猜出了他要往这个方向躲,身影同时晃动,一只大手也向他的手腕抓来。

荣长安来不及躲闪,就被陆仁轩抓住了手腕。

陆仁轩将他的手抬起来,一使劲,把他的手捏开。

“慢点!疼疼疼因主演兼执导《北京爱情故事》(以下简称《北爱》)而爆红的陈思成遇到了不少成名的烦恼。先是有传其为捧现任女友佟丽娅做女主角而“忽悠”走原定的主角杨幂(点击观看杨幂影视作品《八星抱喜》、《洪这本书也深得美国不少彩绘爱好者的喜爱。武大案》)!”荣长安长这么大,哪里受过这种罪,连忙痛叫道。

陆仁轩道:“你也知道疼?你也从电视剧中感受到穿越到古代那种改变命运的再次抉择。想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穿越的梦想。虽知不能实现用这种手段对付普通人,就没想到后果吗?”

从荣长安手中掉落了一样东西,被陆仁轩接到了手中。

那是一串紫檀手串,十二颗一模一样的紫红色珠子串在一起,显得格外珍贵。

陆仁轩捏着手串问道:“你就是用这个攻击我兄弟的?”

荣长安冷汗直流,因为陆仁轩捏的他太痛了。但他看到陆仁轩攥着他的手串,也顾不得疼痛,喊道:“快还我!”

周围的群众并不知情,纷纷说道:“手串怎么攻击人,这个年轻人说笑的吧?”

“就是,手串要是能打人,那我们单位门口的狮子该吃人了。”

“你们有所不知,据说有些物件是有特殊功能的。比如高僧开过光的佛珠能够保佑人平安,法师加持过的玉佩能够趋利避害。说不定这个手串是哪个得道高僧或者法师加持过呢。”

“那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,现在哪里还有得道之人?再说了即便能够逢凶化吉,也不可能用来攻击人呀。”

“就是,哪里有这么邪乎。”

群众议论纷纷,说什么的都有,不过当事人却是知道这个紫檀手串的确能够攻击人的。

因为手串之中蕴含着巫力,就和吴源的玉佩一样的道理,只不过手串表面刻画着攻击术法的符文,因此能用来当做一种攻击武器。

如果不是陆仁轩提前感应到,冬瓜非得吃大亏不可。想到这里,陆仁轩道:“你这是承认用手串了。”

“是又这么样?这可是我爷爷给我的,提到我爷爷,谁不给他老人家几分面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一副令他目怔口呆的景象出现了。

只见陆仁轩手上一使劲,捏碎了一颗紫檀珠。

“你敢!”荣长安站起身来,不过手中传来的疼痛又让他弯下了腰,“这可是我爷爷给我的保命佛珠!”

特别是安装中央空调的房间要经常开窗通风

“你以为如来佛能保你?”陆仁轩冷哼一声,再次捏碎了一颗珠子。

荣长安心疼的都快哭了,语气也软了下来,说道:“前辈,手下留情!”这时候的他知道碰到硬茬了,虽然陆仁轩年龄和他差不多,但一手的功夫高他太多,因此前辈的称呼都喊了出来。

冬瓜在一旁道:“你喊爷爷也没用,这就是你的教训。”

陆仁轩一颗颗的珠子捏碎,然后手腕一晃,将荣长安甩出去道:“这个世界还不是你们荣家的,这里更不是让你耍流氓的。”

周围的群众纷纷鼓起掌来。

荣长安在另一名吓得不敢上来的保镖的搀扶下,从地上爬起来,看着满地的碎末,然后又看着陆仁轩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陆仁轩道:“我叫**。”

“姓雷的,你等着!”荣长安道,“今天就放过你,别让我再碰到你!”

周围的群众见他居然一本正经的认为陆仁轩还真的姓雷,哄的一声全都笑了,笑得荣长安一阵发毛。

他这才想起陆仁轩是胡说八道,有心找陆仁轩的麻烦,又打不过人家,只好灰溜溜的冲着三个保镖道:“还看什么,一个个废物,快走!”

像是躲避瘟神似的,荣长安等人迅速离开了这里。

陆仁轩见他们跑了,也没有去继续追究,回过头来问萧玉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萧玉的脸一红,低头道:“没事,多谢了。”

陆仁轩道:“不用谢我,谁看到这种人都忍不住想要教训的。”

那名司机道:“三位出手相助,我代我们家小姐多谢了。”说完他低声对萧玉道:“小姐,我们快走吧,耽误了些时间,太爷该着急了。”

萧玉对着陆仁轩和冬瓜以及唐教练道:“还是要多谢三位了。”

陆仁轩一摆手道:“我看你们也有急事,抓紧走吧。”

中年司机冲三人微笑,然后引着萧玉往服务区的一辆越野走去。萧玉临上车前,回过头来又看了一眼陆仁轩。

冬瓜呵呵笑道:“老陆,行啊,英雄救美,真有你的。”

陆仁轩瞪了冬瓜一眼,道:“你别瞎说,我只不过是路见不平罢了。”

就在这时,陆仁轩突然听到远处有声音传来:“就在前面,警察同志。”

陆仁轩一拉冬瓜道:“快走!”

冬瓜二话没说,连忙跟着陆仁轩上车,发动汽车开出了服务区。

冬瓜握着方向盘,瞟了一眼陆仁轩道:“老陆,为什么不留下来?”

陆仁轩道:“留下来干什么?等着做笔录?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,哪能在这浪费时间呢?”

天津白癜风哪家好
山西治疗白癫风医院
中卫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