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居图库

妖二代的迷糊娘亲第十章点柴火准备炼药营养

2021-01-15 03:21:19 来源: 长春家居网

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十章 点柴火,准备炼药!

“呃……”彩儿一见自家小殿下急了,顿时也慌了,忙摆手:“不卖不卖,小殿下喜欢的所有东西,都归小殿下所有,没关系,属下明天再去森子里面弄些其他的小灵兽来卖!”

蓝小尘一听这话,刚刚还瞪得圆滚滚的两汪深泉,顿时就笑成了两弯月牙儿,一手拖着一只小兽,心满意足的都弄进屋子里面去玩儿了。

可那东西毕竟是灵兽啊,展漠凡有些担心那两个小东西一会儿苏醒过来会跑掉,可彩儿却是一点儿不在意:跑了?跑了就再抓回来呗,多大点事儿!只要是小殿下喜欢。

蓝浅月却是没心思搭理他们几个,此时,她正一脸肉痛的看着地上的一堆灵药,上一世,她最亲最喜爱的东西,就要数极品灵药了。

虽然现在地上的这一堆中,没有什么太过极品的灵药,可这些,也都不是什么普通的草药啊!哪能就这么像杂草一样,被随意的丢在地上!这么败家的小丫头,以后如何能当好自家儿媳妇!蓝浅月在心里各种歪歪:还好,如今给她带在身边了。蓝浅月下定决心,从今以后,自己要以身作则,用自己那高尚的情操,将这小丫头影响成为一个合格的贤妻良母。

可惜,想法总是美好的,而现实却总是残酷的,蓝浅月的确是想多了,她能给别人影响成贤妻良母?开什么玩笑!她啊,最多能给别人逼成保姆。

不过,蓝浅月又哪里知道,彩儿跟本就不认识啥是灵药,当然也不知道这些药草的珍惜程度。她只是凭借着对森林里的地势比较熟悉,专挑灵气浓郁的地方去的,然后用妖力去感知附近的蕴含着较强灵气的植物,再把能找到的奥巴马访非引骂战 肯尼亚:我们非"恐怖温床",都给一起给采了回来。

蓝浅月从地上那一堆灵药中挑选出了十几种够得上品极的灵药,然后招呼彩儿和展漠凡一起,要他们帮忙先将这些灵药临时种到院子里去。

这其中,有十几种都是下品灵药,还有两中,竟然是中品级别的。这些,本应该都是用上好的白玉瓶子密封起来保存的,可是,她现在一穷二白的,上哪儿去找白玉瓶子啊!

展漠凡对于这大半夜还要翻院子的事,表示很无语。可为了表达他对蓝浅月的深深爱意与忠心耿耿,他又不敢拒绝。其实他对灵药这东西也不太了解,只知道这是个很值钱的东西,却根本不明白要如何保存。

彩儿却是很听话,让干啥就干啥,一听要翻院子,立刻跑去柴房找工具去了。

只是,这院子里的土质与灵气,都要比林森里面差上好多,蓝浅月看着这些灵药,觉得这样种着,最多也就能挺个两三天吧!看来明日一早,她就要想办法出去弄些白玉瓶子回来呢。

“浅月,这些剩下的灵药怎么办?”展漠凡栽种完那十几颗灵药,一脸灰土土的指着地上的那堆没有被种起来的,没有品极的灵药,问:“要不我明儿一早拿出去卖吧!听说镇上的药铺收这个,应该能卖不少钱呢。”

“不用!”蓝浅月摆了摆手,笑道:“咱们没有东西装它们,等到明早,这些灵药的灵气,会消散一大半呢,太浪费了,还是今晚就炼化了吧!”

“炼化?”展漠凡听着新鲜:“怎么炼啊?”

“嘿嘿!”蓝浅月神秘一笑,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,回道:“告诉你个秘密,我是炼药师!”

展漠凡听罢,“噗呲”一声就笑了出来,越发的觉得现在的蓝浅月,比以前那个可有意思多了。便逗她:“炼药师这种高档货我虽然没见过,可也是听说过的!那群人,个个都是一脸被钱烧得难受的样子,还都有储物戒指,里面放个炼药炉,走哪儿带哪儿!敢问浅月大师,您的炉子呢?”

蓝浅月当然没有炼药炉,可她却也没听出展漠凡的玩笑语气,很是认真的一指地上的灵药:“剩下的这些,都是普通的灵药,也只能炼出些普通的丹药,不用药炉的!”

展漠凡听得更乐了,索性蹭到她身边,一脸贱贱的小人姿态:“那浅月大人想要怎样,不用药炉用什么呢?尽管吩咐小的去做便是!定当满足浅月大人的一切要求!”

以前的展漠凡,打死也不敢跟蓝浅月这块冰雕开这种玩笑,可现在,气氛好和谐啊……只是,幸福很短暂,有时只是一瞬间。

“混蛋!不得对王妃无理。”彩儿一看竟然有别的男人敢跟自家王妃靠得这么近,还笑得如此的贱气四射,这不是打妖王殿下的脸么,顿时就翻脸了。

可还没等彩儿出手,蓝浅月已经是一脚将展漠凡给踹翻在地,脸上,还挂着刚刚那小狐狸般的甜美笑意。

展漠凡被蓝浅月笑得一哆嗦,坐在地上,一边揉着屁股,一边对着两位女侠讪笑着:“嘿嘿,玩笑,玩笑……”

而彩儿,则是眼眸中七彩流光一闪,威胁道:“再敢对王妃无理,就将你困在幻境里,然后肉身拿去给师傅做成傀儡,丢到妖国,去给一众小妖们消遣娱乐!那时,我再将你从幻境之中放出来,让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是如何被玩乐的!”

展漠凡听得又是一哆嗦,心说:这小丫头谁教出来的呀,怎么心这么狠啊!

蓝浅月却也不在意,吩咐彩儿:“去拿些柴火来。”葱白的小手一指柴房的方向,直接就给地上的展漠凡指冒汗了。

“呃……你不会是想用柴火烧吧?”展漠凡转头看向身旁的灵药,心痛得都快哭了。这可都是灵药啊,虽然说上不得品极,可也能买上几十金吧!若是就这么的给烧了……

彩儿对蓝浅月可谓是言听计从,很快,便从柴房抱了一大捆柴火出来,顺便还用一根小手指勾住了火折子,一起带了出来。

蓝浅月觉得那彩儿虽然是妖,可毕竟也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,好吧,虽然只是看起来像十一二岁。可那也不能让一个姑娘家干这种粗活儿啊!

展漠凡又被蓝浅月狠狠踹了一脚,这才反应过来,忙从地上爬起,过去接过彩儿手里的柴火,堆到了院子中间,又接过火折子,抬头眼巴巴的问蓝浅月:“真点啊?”

“你哪儿那么多废话!”蓝浅月又想上脚。

“点!我点!”展漠凡忙躲开,然后一咬牙一闭眼,哆嗦着双手,将院子中的柴火堆,点着了。

蓝小尘被院子里的火光吸引出来,睡眼惺惺的样子,迷迷糊糊的蹦到几人跟前,好奇的问:“娘亲,你们在干嘛啊?开篝火晚会么?”

“娘亲是想要炼制些丹药出来,小尘乖,回屋子睡觉去。”蓝浅月揉了揉蓝小尘那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,轻声哄着。

“炼药啊……娘亲好逆害!”蓝小尘一脸崇拜之色,然后接着又问:“娘亲,什么是炼药啊!”

“……”蓝小尘一阵无语,你不知道你“逆害”个屁啊!

<若尸检结果表明医院存在过错p> “小积极展开调查活动。尘,那两只小东西呢?”展漠凡突然问。

“在房间里呢,已经被我哄睡着了!”蓝小尘喃喃回答。

“噢!”展漠凡一脸安心的叹了口气,然后又是一脸奸笑,心想:若是这些灵药都被烧没了,那就卖那两只小东西好了,嘿嘿,嘿嘿嘿……

“漠凡叔叔,你笑得好奸诈噢!”蓝小尘伸出肉呼呼的小手,去戳展漠凡的脸。

展漠凡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忙伸手抱起蓝小尘:“走,叔叔带你回屋子睡觉去!”

虽然明知道蓝小尘身上还带着个夜舞,可这小子已经一天没出现了,展漠凡也已经开始选择无视他了,抱着蓝小尘进屋,心中自我安慰的想:眼不见心不烦,不用亲眼看着那些灵药化成灰灰,那就可以当成那些东西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吧……

合肥男科治疗哪家好
郑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好
乌鲁木齐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