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饰家

天苍黄第一百二十八章拉拢营养

2021-01-15 03:21:47 来源: 长春家居网

天苍黄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拉拢

静明公主美妙的背影消失在门外,薛泌立刻活跃起来,开始调笑柳寒:“柳兄,真是羡慕你,看看刚将青衿纳入后庭,现又有望入幕公主,你可真是艳福不浅。”

柳寒哭笑不得,他现在愈发感到这静明公主绝非表面这样要予以摒除。简单,绝不仅仅有张漂亮的面孔,她刚刚消失在门外,他的膻中内息自然而然的渐渐平息下来。

“美貌归美貌,这可是朵有毒的花。”柳寒在心里叹道,他习练的清虚宗功法是最正宗的道家功法,对魔道功法有天然警觉和防御力。三归堂里的书上将天下功法分为正派邪派,以前他也一直认为如此,可在清虚宗里,他才知道这功法其实没有正邪之分,只有道魔之别,清虚宗功法是正宗道家功法。

“薛兄不要取笑我,公主身份高贵,岂是我这样的凡夫俗子可以高攀的,这点自知之明,我还是有的。”柳寒苦笑着说。

薛泌依旧笑眯眯的:“静明公主可没这么想,她交往的多是寒门士子,特别是那些有才气的士子,相反豪门士子少有入她法眼的。”

柳寒耸耸肩笑道:“这事总得两情相悦吧。”

“没人能低档得住公主的美丽。”崔均叹口气,露出妒忌的神情:“你呀,你呀,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,居然还躲之不及,你可知道,当今皇上对这位寡居的妹妹可是宠爱得很,她要向皇帝举荐,即可平步青云。”

柳寒眉头微皱,心中略微不喜,勉强笑了笑:“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,可惜我对入朝为官兴趣不大,再说,你看我这张脸,风吹日晒的,一脸劳碌相,那有半点帅相,还是不要做梦的好。”

薛泌和崔均相视一笑,同时摇头,柳寒常年在西域奔走,西域风沙大,脸上早就是风霜扑面,可修炼清虚宗功法后,这些风霜渐渐消去,变得光滑白皙,脸上的轮廓也渐渐分明起来,再配上几分成熟,几分儒雅,几分英武,魅力值还是挺高,要不然,就算再帅几分,青衿也不会答应跟他,张梅也不会一见便迷上。

傅贤看他的目光有几分妒忌,不过,他对柳寒有种深深的忌惮,不敢开口,高杰同样露出妒忌,但看薛泌和崔均对柳寒如此看重,他也有几分忌惮,不敢轻易开口得罪柳寒。

“我倒觉着柳兄该入朝,”拓跋鹰却插话道:“以柳兄的修为,应该入朝为朝廷效力。”

拓跋鹰说到修为时,柳寒看了他一眼,拓跋鹰连忙改口,柳寒淡淡一笑:“拓跋兄,作为晋人,为朝廷效力理所当然,可用这种途径,那我还是继续经商赚钱吧。”

崔均闻言大有深意,正要开口,傅贤却说道:“听说柳先生修为颇深,不知是否跨过那道门槛?”

柳寒笑了笑没有答话,拓跋鹰也好奇的看着他,似乎也想知道答案,薛泌却站起来,拍拍手掌:“今日已经尽兴,咱们走吧。”说着冲崔均拱手:“崔大人告辞了。”

崔均连忙挽留:“这才几场,这精彩的还在后面。”

“我和秋戈约好,时间不早了。”薛泌面无表情的说道,柳寒也随即起身:“我店里还有事,也告辞了。”

崔均有些迷惑不解,不明白薛泌为何忽然生气,赛义姆也随即起身,也笑呵呵的向众人告辞,崔均有些遗憾,只能送三人下楼。

到了楼下,赛义姆说道:“柳兄稍候,我上去和他们告辞,咱们一块走,上我那去,我那有新到的西域葡萄酒,今年的新酒,你老兄不是最爱喝这玩意吗。”

柳寒有些为难的看看薛泌,薛泌笑了下说:“赛掌柜,你先上去吧,我和柳兄说几句话。”

赛义姆连声说好,转身赶紧上楼,薛泌却没在原地等他,而是径直往外走,柳寒跟着他到了院外。

“柳兄,你放心,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我绝不会亏待你。”薛泌忽然没头没脑的对柳寒说道,柳寒愣了下才明白他的意思,他也没客气:“如此多谢薛兄。”

薛泌对柳寒随他出来很是满意,他看着大街上的人流,长长叹口气:“有朝一日我若主掌尚书台,柳兄,你就是主管禁军的中郎将。”

柳寒笑着摇头,薛泌微怔,有些不明白,柳寒说:“中郎将虽高,可我毕竟是个商人,从未上过战场,发展农庄餐饮、旅游业;并开展野猪赛跑、斗野猪、斗野鸡等惊心动魄的动物表演也不知道该如何统兵,不过,我多少还有点修为,他日公子若能执掌尚书台,我愿为公子统帅虎贲卫。”

薛泌脸上露出笑容,这样知情识趣,如何不让他高兴,他现在十分警惕,担心柳寒被别人拉走,多年以前,他曾经在道观算过命,算命道长说他命中有贵人相助,贵人来自西方,以前他不过将这当作笑话,可昨晚他觉着柳寒便是他的贵人,绝不容别人将他拉走。

俩人又闲聊了几句,薛泌便走了,柳寒独自留在门口等赛义姆,赛义姆没让他等多久,很快便从里面出来了,看到柳寒便笑呵呵的小跑过来。

“抱歉,抱歉,让你久等了,我还以为你在里面,在里面找了一圈,后来才想起,你可能在外面,赶紧出来看看。”

“得了老赛,咱们是什么交情,从西域到这,咱们近十年交情了,还这么客气,走吧!”柳寒神态随意,对今天很是满意,相对于崔均,他更看好薛泌,虽然崔均现在官职更高。

赛义姆的马车过来,柳寒却拉着他上了自己的马车,赛义姆看到马车忍不住赞叹道:“你倒底还是将这马车造出来了。”

当年柳寒便造过这马车,不过直到赛义姆离开西域,他还没造出来。

“不是告诉过你吗,失败是成功他妈,上去看看,是不是比你那破马车要强。”

柳寒说着率先上车,赛义姆胖乎乎的身体塞着了车门,只能侧进车厢,赛义姆气喘吁吁的进来,冲着柳寒直摇头:“这门太窄了,实在太窄,你该弄大点。”

“是你该减肥了,看你胖得。”柳寒摇头说,赛义姆苦着脸说:“减肥太痛苦了,吃什么都不行,不行,不行,那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赛义姆试着左右活动下,有些好奇的说:“这车厢还挺大,这要抱个妞还能活动开。”

柳寒噗嗤一笑:“就你这体格,那个女人敢跟你,压也压死。”

“你还别小看我,我家里可养着不少女人。”赛义姆说道,柳寒眉头微蹙,赛义姆又堆出个灿烂的笑容:“我这样的身份地位家里没几个女人,那才叫怪。”

柳寒略微点头,然后又问:“通汇钱庄现在布满北方,钱庄银票也快成货币了,我在江南也看到钱庄的票号,你现在可算赚得盆满钵满,大晋有句俗话,叫出头的椽子先烂。”

“老兄,你这话说了八百遍了,放心,光九品武师我就招揽了三个,另外,我从西域还带了三个九品武师,一个宗师过来,再加上,我也不傻,各地钱庄都有高手护卫,至少到现在为止,还没出过问题。”

柳寒轻轻舒口气,看着赛义姆那张胖乎乎的脸,赛义姆学他样微微耸肩,然后又说:“老兄,我现在可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,我懂!”

看着赛义姆还比较生涩的腔调,柳寒微微一笑:“你这话怎么还说得这样差,你还得多学,这大晋话说好了,对生意有好处。”

赛义姆连连点头称是,柳寒又问:“你们西域人能在大晋获得.,”柳寒迟疑不知该怎么说,赛义姆傻傻的看着他,柳寒眉头微蹙,想了会才说:“就是贵族,按照西域的说法便是贵族,或者当官。”

赛义姆摇摇头有些纳闷的答道:“柳兄弟,你又想到什么了。”

柳寒想了想还是摇摇头,这西域人就算买了个士人身份,在大晋人的眼中还是蛮夷,想来买了也是白花钱。

“柳兄弟,我看瀚海商社在大晋也铺开了,过不了两年便可以兴旺发达起来,你怎么想起入朝做官了?”

柳寒微微一笑:“我想弄个身份,看得过去的身份,我以前给你说过,大商都要有身份,越大越要有,否则就等于抱着金蛋行走于闹市的孩童,危险万分。”

赛义姆闻言忍不住问道:“那我弄个什么身份好呢?”

“你现在做得就挺好,你在江南联合了陆家,要是再联合几个千年世家就更好了,不过,要记住,互相制衡,你才能发财。”

赛义姆想了想还是没想好,忍不住叹口气:“唉,西域就没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。这么多麻烦,你可是西域的无冕之王,你要说句话,那个国王敢不听。”

柳寒仰身靠在后椅上,赛义姆也不客气,两条腿伸直,就撂在柳寒旁边,懒洋洋的,身体随着马车摇晃。

“你招揽的那些人可靠吗?”柳寒忽然问道。

赛义姆点点头,柳寒心中有些疑惑,宗师九品武师都能招揽到,这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,要知道,宗师虽然不少见,可这些宗师多数也经常出现断货。北京儿童医院已成立医疗集团都被那些大豪门招揽去了,九品武师也是豪门招揽的对象,这赛义姆居然就招揽三个,他身边也就柳铁这样一个。

他是怎么办到的?

碧凯牌保妇康栓使用方法
天津治疗白癜风好方法
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
本文标签: